追蹤
〥自由の天空★
關於部落格
從此時而起,直到世界的終焉,期盼就如此寧息,阻止一切的偏軌。
  • 29517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閃の軌跡II★〃禁忌的練武場

在魔煌城戰役過後,經過了三個月的時間
 
大家共同經歷一場艱難的戰役,也共同努力之下解救了這個國家"埃雷波尼亞帝國"
以及一些讓人非常訝異的事情,但畢竟本質是軍校生,最後大家便回到了托爾茲軍事學院這個起點
 
但是呢!!一年級的學年即將結束,與大家相處的時間所剩不多...
 
大家在這場戰役中都找到了各自的道路
 
也因為這樣,為了把握最後的時光,終於到了最後的"自由行動日"
 
而在自由活動日的前一天,夜晚時間...
 
(第三學生宿舍)
 
熐悠在洗完澡之後拿著明天是最後一天穿這件紅色制服走回自己房間
 
一回到自己的房間,架子上的東西幾乎都已經裝箱...
 
因為他決定回到自己的家鄉幫助自己的父親一起管理領地,並活用自己在軍事學院學到的一切
 
就在他坐在書桌前正要讀放在桌上翻開到一半從學院的圖書館借來的書之時
 
門口傳來了敲門聲....而熐悠很快站了起來並走去開門
 
但這一開讓人頓時傻眼,因為站在門口正是時常給他難堪的黎恩同學....
 
當然熐悠也不會給他好臉色看,雖然是這樣說,但還繼續跟他做朋友對他來說已經算奇蹟了
 
熐悠:又有什麼事??
 
但這一句話讓黎恩皺了一下眉頭....
 
黎恩:不要說的我好像都常搞你阿!!我就這麼恐怖嗎??
 
熐悠:你說呢...讓我顏面掃地你能不恐怖嗎??
 
黎恩:這樣不是很好嗎....
 
剛說完便看到熐悠擺出了一副想打人的姿勢....
 
熐悠:你要是在說一句我就把你打入十八層地獄!!
 
也因為這樣黎恩也相繼閉嘴了
 
熐悠:找我做什麼....
 
黎恩:來把之前筆記還給你的...
 
熐悠:不用還啦!!反正你不也是要留在學院讀書嗎??這些應該對你有幫助吧!!而且我帶回去也不能幹嗎!!就乾脆給妳吧!!
 
說完正要進房間之時,突然被黎恩從後面抱住...也讓熐悠嚇了一大跳
 
熐悠:喂~~放開我....
 
黎恩:既然有時間的話要不要再來交流一下阿!!
 
就在黎恩說完這句話後,熐悠頭上好幾個青筋冒出,一轉身就馬上給予黎恩腹部一拳,也因為事出突然,黎恩就這樣應聲倒下...
 
熐悠:真是夠了...你這樣搞下去,亞莉莎要怎麼辦阿!!
 
說完便氣沖沖的把門給關上了....
 
而黎恩看到這情形覺得無趣...便回到自己房間休息了...
 
(隔天一早)
 
陽光照進了熐悠的房間,而這房間的主人正站在鏡子前整理著制服和領帶,只見他很快整理好便帶著昨天熬夜讀完的小說便下樓了
 
到了餐廳後,發現雪倫小姐已經把早餐準備好了!!正等待著VII班的人下來...
 
雪倫:熐悠少爺,你起的真早呢...
 
熐悠:今天是在這學校的最後一天了,則要好好利用呢
 
雪倫:您說的是呢...
 
不久後~~其他人也都陸續出現開始享受著雪倫所做的早餐
 
之後大家便開始了今天的社團活動...而熐悠在確認學生會給她的委託之後正要離開宿舍時,安瑟琳從後面叫住了他
 
安瑟琳:熐悠,等等...
 
熐悠:怎麼了??
 
安瑟琳:你今天也是幫忙學生會嗎??
 
熐悠:是阿!!
 
安瑟琳:會經過圖書館嗎??
 
熐悠:會喔!!我剛好要順便去還書...
 
安瑟琳:那能不能也順便幫我還書呢...因為我要去社團活動...
 
熐悠:可以喔!!...
 
之後在接過安瑟琳遞過來的書籍之後,安瑟琳去了社團活動,而熐悠則開始解決各項委託
 
(托爾茲軍事學院)
 
一名穿著紅色制服的男生在廣大的校園奔走著,再離開圖書館沒多久,就接到了學生會的ARCUS通訊
 
原因是禮堂那邊為了下一屆入學的新生們正在做事前大掃除,因人手不足而請熐悠過去幫忙
 
當然熐悠也答應了...但他卻沒想到惡夢將再次降臨在他身上
 
而我們另外一名的學生會雜工黎恩同學呢,此時正在學生會室跟托娃報告委託結果...
 
這時我們的托娃開口了:對了,黎恩同學,等等能去禮堂幫忙嗎??
 
黎恩:禮堂那邊發生什麼事了嗎??
 
托娃:為了即將到來的新生入學,所以在做事前大掃除,不過聽她們說人手不足,剛剛已經請熐悠同學過去幫忙了...
 
黎恩:也到這個時間了呢....
 
托娃:是阿!!
 
黎恩:那我知道了!!我現在就過去...
 
托娃:謝謝你喔!!黎恩同學
 
之後黎恩便步向禮堂....
 
(禮堂)
 
一推開禮堂的大門的黎恩在廣大的空間很快便找到了那顯目的紅色的熐悠
 
只見他在一旁跟一些貴族生在確定流程...
 
熐悠:那我知道了...舞台後方的小房間就我去整理吧
 
貴族生A:好的!!謝謝你抽空前來幫忙
 
熐悠:沒有的事....
 
之後便走進了舞台後方的小房間...而他渾然不知的是後面有個人在跟著他...
 
只見黎恩無聲無息的跟著他走進了小房間裡並鎖上了唯一的出入口,而熐悠卻是專心的整理眼前的東西,不知道黎恩跟著他走了進來....
 
這時候的熐悠很盡責的在整理東西,而黎恩則無聲的走到他後面,就在熐悠準備想把東西拿到後方的時候,一轉頭就看見黎恩站在
 
離自己很近的不遠處,大概兩個臉距離只差了0.5那麼近,這讓熐悠驚嚇著,東西就從手中滑落
 
他馬上咒罵著:「該死的,你站在這裡無聲無息的是要嚇死我啊?」
 
黎恩則邪笑著:「哈哈!沒想到你的反應這麼好玩、有趣」
 
熐悠看到黎恩這樣戲弄自己很惱怒著,並將剛剛滑落的東西拿起,故意撞了一下黎恩說著:「讓讓~別妨礙我」
 
黎恩則面不改色的繼續笑著,然後也跟著幫忙熐悠整理這些東西
 
熐悠則也不管他,繼續弄著
 
由於兩人分工合作的緣故,這裡的東西很快就被整理好了!
 
熐悠雖然很氣他剛剛那樣捉弄自己,但確實也幫了自己不少忙,於是還是對他說著:「謝謝」
 
黎恩則笑得很深:「如果真的要謝我的話,那麼就以身答謝如何?」
 
熐悠一聽又火起來:「給你方便,你當隨便不成?得寸進尺...」
 
黎恩:「哼哼~因為比起口頭上的答謝,我更希望你能夠獻出你那誘人的身體」
 
於是便將還來不及反應的阿悠壓在牆邊,然後在他耳朵不停吹氣著
 
他明白阿悠的弱點就是在耳邊吹氣時,會有舒服的反應,而起了反應後,他就會無力抵抗自己
 
熐悠:「啊啊...黎恩你這傢伙...狡猾、奸詐、變態...快給我住手啊!我可不想...唔...」
 
忽然罵到一半的嘴被他用吻堵住,讓阿悠想罵也罵不出來,只能發出些微的抵抗聲音
 
黎恩的吻勢很激烈,讓阿悠差點喘不過氣來,而兩人舌頭也不停交打著
 
最後,黎恩終於停止吻著他的動作,讓阿悠得以喘氣著:「呼...啊...」
 
又在熐悠想要罵的時候,黎恩則在他耳邊溫柔的說著:「最好別發出太大的聲音,否則...萬一有人過來...哼哼」
 
他笑得很陰險,而熐悠心裡想著難道不能罵,要自己又再一次被他玩弄身體嗎!?可惡啊!!!
 
看著想罵卻不能罵皺著眉頭的熐悠的黎恩,此刻笑得很深,然後繼續吻著他的耳垂、脖子,還在他的脖子上種上草莓
 
想讓大家知道,這個地帶就是他專屬的...
 
然後他將熐悠身上的衣服解開,看著他露出的胸膛以及紅櫻,黎恩則吻著他的胸膛,手則掐住紅櫻不停轉動著
 
最後用嘴吻上紅櫻,不停地吸含著
 
這個動作開始讓熐悠更有感覺,不斷呻吟著:「啊...唔...啊....住手...啊...」
 
黎恩看著很舒服的阿悠,最後則解開他的褲頭,握著他那開始腫脹的慾望,開始用嘴舔著、含著,不斷抽送
 
最後熐悠的那股慾望射出一發熱液在黎恩嘴裡,黎恩則將那些白色熱液吞了進去,還幫他的慾望舔了乾淨
 
熐悠微微喘著氣:「啊...哈...」然後腦袋呈現空白狀態
 
黎恩則將自己的褲頭解開,露出那碩大的慾望,然後將阿悠抱起,將自己的慾望伸入他的菊花之中
 
以著火車便當的姿勢開始擺動自己的腰肢,一開始就是那麼激烈的晃動著
 
這讓被抱起的阿悠只能緊緊地圈住他的脖子,然後忘我的呻吟著:「啊...嗯...啊...黎...黎恩...」
 
雙腳則也緊緊的夾住黎恩的腰部,覺得很舒服
 
就用這樣的姿勢,激烈的做了一番
 
最後黎恩和阿悠都感到快高潮,而黎恩則也加快速度,自己則也舒服的發出些微呻吟聲音:「嗯...嗯...」
 
然後,一股熱流射入阿悠的菊花之中,慾望才從菊花中拔出,然後黎恩便將阿悠放下
 
自己則壓在他身上跟著他微微喘息著,最後阿悠拿出隨身攜帶的衛生紙把菊花的熱液擦拭乾淨後,便將自己的衣服穿好
 
而黎恩則也將褲子穿好,因為得以和阿悠恩愛,所以心情非常好,完全顯現在臉上
 
可是阿悠卻覺得很害羞又生氣,因為他每次都這樣隨意玩弄著自己
 
之後兩人在整理好了便走出了舞台房間....在跟貴族生說了幾句話就離開了
 
而黎恩則因為還有一些事情沒做,雖然他本來打算找熐悠一起去的,但卻被後者白眼回來...
 
只能乖乖的繼續處理事情,而熐悠也因剛剛黎恩那樣搞他,使得他全身無力的只好走回宿舍裡...
 
(第三學生宿舍)
 
一踏進學生宿舍的大門,就發現雪倫正要出門...
 
雪倫:阿啦!!熐悠少爺,今天這麼早喔
 
熐悠:雪倫小姐要出門嗎??
 
雪倫:是的!!要為晚上的晚餐做準備!!怎熐悠少爺看起來有點憔悴呢...
 
熐悠:痾,,,,這個嗎....
 
雪倫:如果不舒服的話!!還是早點回房休息吧!!放心吧!!我不會告訴亞莉莎大小姐的...
 
一聽到後面那句話的熐悠驚訝的轉頭過去,但雪倫已經踏出了宿舍不見人影了
 
熐悠頓時坐在地上一邊說著:為什麼....雪倫小姐會知道阿!!
 
之後便回到房間趴在床上昏昏欲睡的,沒多久發出了規律的呼吸聲.....
 
(晚上)
 
熐悠緩緩的睜開眼睛,發現外面已經天黑了....
 
熐悠:該死,我怎麼睡著了....
 
此時便外面響起了敲門聲...而熐悠一開門就發現是艾瑪站在門口
 
熐悠:艾瑪....
 
艾瑪:熐悠同學,你不要緊嗎??聽雪倫小姐說你看起來不舒服的..要我來看看...
 
熐悠:痾...沒什麼事情,只是昨天看書看太晚,白天又跑來跑去的,所以有點累了...我也真不知道我竟然睡著了
 
艾瑪:熐悠同學要注意身體阿!!
 
熐悠:我會的!!
 
艾瑪:那雪倫小姐已經準備好晚餐了...
 
之後兩人便走下樓享用雪倫小姐做的最後一頓晚餐了...
 
晚餐過後,熐悠以運動為由,決定去練武場練習一下劍術,而趁著黎恩在跟人說話時,逃離這裡,他可不想練劍時也被他打擾
 
而在黎恩跟人講完話之後卻一直找不到他想找的人,而在詢問眾人之下,有人並道出了,看到熐悠往學校的方向走去了...
 
黎恩也很納悶這時候熐悠去學校做什麼...雖然學校的設施都是全天候開放的,但這時段學校並沒人在阿!!
 
他懷著這樣的納悶心情前往學校...
 
 
(軍事學院)
 
一踏進軍事學院大門的黎恩,左顧右看的就是看到一片黑茫茫的,除了主校舍還有一點微弱光芒,就在他從主校舍出來發現了體育館出現了亮光..
 
而那個亮光正是練武場的房間...也隱隱約約看到一個人影拼命的揮劍,之後便前往了體育館
 
在進入體育館推開了練武場的大門就發現他要找的人就站在中央並閉著眼睛手裡拿著太刀...
 
而他也靜靜的在旁邊看著,畢竟他再怎樣無節操看到這種情形也明白不能打擾人家練劍
 
只見熐悠身邊出現了像夜色一般的櫻花,但這櫻花不只是裝飾而是他會啃食對方的靈魂,沒錯,這是熐悠在這幾個月所學會的技能"噬魂夜櫻"
 
之後結束之後便把刀收回刀鞘裡,覺得時間差不多正準備要離開時,赫然發現某人就站在那邊..
 
熐悠:天阿!!你怎會在這裡阿.....
 
黎恩:我已經在這很久了..
 
熐悠:你來是不會出聲嗎??想嚇死誰阿!!
 
黎恩;好歹你在練劍我也不能打擾阿!!沒想到你的實力又更上一層樓了
 
熐悠:那真是多謝阿!!
 
黎恩:那要不要交流一下呢
 
一邊說著一邊帶有人蓄無害的笑容走向熐悠
 
熐悠:等等,你不要靠近我喔!!
 
但熐悠這一喊非但讓黎恩停下腳步,反而更快了.....
 
最後黎恩以著很快的速度到熐悠的面前,邪笑著,然後擒住他的雙手,然後一隻手俐落地將自己的制服領帶扯下再來
 
則蒙住熐悠的雙眼,然後說著:「這樣做會更刺激吧!」
 
熐悠掙扎著想要將蒙在自己臉上的領帶扯下,但這個動作卻被黎恩制止住
 
熐悠:「你這無節操的變態,你這次又想做什麼?!」
 
黎恩則在他耳朵說著:「哼哼,你等等就曉得了!」
 
而因為講話的氣從耳朵進來,熐悠又感到一陣酥麻感,開始全身無力
 
就這樣黎恩便將他壓在練武場的地板上,解開他的外套、衣服,然後開始吻著他的身體、包括紅櫻
 
讓熐悠開始感覺到舒服:「唔...嗯...快給我住手....哈啊...」
 
最後,黎恩見他舒服著,便解開他的褲頭,將他開始脹大的慾望掏出,然後用著嘴巴不停的舔著它,時而吸含著
 
熐悠:「啊...唔...啊...」開始腦袋空白著
 
而且加上眼睛被蒙住,感覺都往那裡去,所以很快感受到很舒服的快感,一股熱液就快從那裡射出...
 
黎恩則加快吸含的速度,最後一股熱液果然射在他的嘴裡面,而他吞下去後,用著舌頭舔著自己嘴巴周遭殘存的白色液體
 
熐悠則微微喘息著:「哈啊...呼...」
 
在他以為似乎結束的同時,忽然有一個物體塞入自已的嘴巴中
 
讓他有些驚嚇:「唔...唔...」
 
黎恩:「剛剛是你舒服,現在就換我了!」然後笑得很深
 
而熐悠也無法抵抗的任由他的慾望在自己嘴巴內抽送著,心裡面則想著這真是一種汙辱
 
因為自己竟然在幫男生....幫男生做這種事情
 
而黎恩則是一味很享受的在熐悠的嘴裡抽送著自己的慾望
 
最後,一股熱液射在熐悠的嘴裡,然後黎恩才將自己的慾望抽離他的嘴巴,而熐悠則差點被那股熱液嗆到
 
還是將他喝了進去,總覺得有種腥味...
 
熐悠:「咳...真腥」
 
黎恩:「果然只有熐悠你能讓我舒服...」語畢後,便將熐悠的雙腳抬至自己的腰間,將自己的慾望伸入他的菊花之中開始晃動著
 
熐悠:「啊...該死...又這麼突然...哈啊...唔....」
 
就這樣,在夜晚時分的空無一人的練武場內響起熐悠的呻吟聲音
 
而黎恩則很沉浸在這種偷歡的快感之中,有點舒服到呻吟起來:「啊...啊...」
 
黎恩則繼續晃動著身體,看著熐悠被蒙著眼睛忘情地呻吟著,自己則用一隻手扯下蒙住他雙眼的領帶,看著他正閉著眼睛
 
最後自己則邊晃動身體,便吻著他的唇,很激烈的伸進舌頭,吸含著他的舌頭,品嘗著,然後不斷和他的舌頭纏繞著
 
熐悠:「唔...嗯...啊...哈啊...」身體也跟著擺動著
 
似乎因為多次侵犯的緣故,身體竟然熟悉了他的律動...
 
最後一股熱液則射入他的菊花之中,而且這次的量比以往還要多
 
黎恩則將慾望拔出,壓在他的身上跟著他一起喘息著
 
熐悠則以為這樣就完了!正想說要起身穿衣物時,黎恩又用著很大的力氣將他整個人抱起,讓他自己的背部面向自己
 
然後又在一次將慾望插入他那充滿許多白色熱液的菊花之中,由於有這些熱液的潤滑,所以很快就順利插入
 
接著他又開始晃動著身體,然後壓在他的背上,兩手不斷撥弄著他的紅櫻
 
熐悠:「嗯...啊...唔...唔...」
 
就維持了這個姿勢很久,然後兩人又一起體會到一次高潮,熱液又射入阿悠的菊花之中,這次也是滿滿的...
 
黎恩似乎還不感到滿足,又將熐悠整個人抱起,然後將慾望伸入他的菊花之中開始晃動著
 
熐悠則緊緊圈住他的脖子,兩人又以火車便當做了一次...
 
由於這個姿勢會讓慾望更伸入,所以阿悠舒服到腦袋更是空白,都忘記自己要反抗他、咒罵他
 
然後不停的呻吟著:「啊...啊...唔...啊....」雙腳則也夾緊黎恩的腰部,任由他在自己的菊花中抽送著...
 
而由於兩人只專注在這裡偷歡、親熱,完全沒發現正有兩個人朝這裡走來
 
只見克羅兩手枕在腦後走在安瑟琳身旁說著:「那個傳說是假的吧?也沒人真正看過吧!」
 
安瑟琳:「正因為如此才想去探險看看嘛!而且我也好想看看那個勇士靈魂帥不帥」
 
克羅則有些吃醋的說著:「想看帥哥,妳身旁就有一位了啊!」
 
安瑟琳:「唔...那不一樣...你又不是幽靈」
 
克羅:「哎呀!好吧!就陪妳去看看吧!」有些無奈著
 
因為自己的女友竟然無視自己的帥氣,想看幽靈帥哥
 
忽然間,兩人小心翼翼地走進練武場內
 
但他們似乎有聽見類似嬌喘的聲音,安瑟琳有些臉紅的說著:「這...這是...?」
 
克羅則好像一副老神在在的不驚訝,一臉笑著:「看吧!這裡沒什麼幽靈帥哥...不過...似乎有...」語畢後,便邪笑著
 
他似乎清楚有人在裡面做那檔事情
 
而正在享受快感的黎恩和熐悠發現似乎有人,所以兩人則停下動作,想等人離去再繼續
 
黎恩:「噓...好像有人...聽聲音是克羅和安瑟琳吧!」他小聲地對著抱在胸前的熐悠說道
 
熐悠:「啊...不能被他們發現啊!否則我...我的自尊存在感會更渺小的...可惡!真想鑽個洞下去」
 
然後,克羅則摟著安瑟琳:「這裡的傳說果然是假的吧!安瑟琳,我知道有一處地方好像那邊也有帥哥幽靈出沒,我們換那邊探險如何?!」
 
他俏皮的眨著眼說道,畢竟也不想打擾正在辦事的人...
 
安瑟琳:「唔...好吧!那就換你說的那邊繼續探險吧!可是...剛剛好像有聽到那....那種聲音」
 
克羅:「安瑟琳,妳大概是聽錯了吧!哈哈!原來妳現在在想那種事情啊?還是我們不要找什麼傳說的幽靈帥哥...就來...」
 
克羅說著說著,眼神帶著有色的眼光看著旁邊的安瑟琳
 
而安瑟琳則臉紅到用手捶他的胸膛:「討厭~你好色...」
 
然後克羅就邪笑著摟著安瑟琳走出去,兩人也準備去房間好好恩愛一番...
 
在發現他們離開後,熐悠和黎恩才鬆了一口氣
 
熐悠:「呼,要是被安瑟琳和克羅發現...我看我真的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
 
黎恩:「被發現也無妨啊!反正...之前都有被艾略特他們看見了!熐悠你還真是害羞呢!」又吻著他的臉龐
 
「你這無節操的變態,還知不知道廉恥怎麼寫啊?!」熐悠給予他一記白眼
 
黎恩則邪笑著,然後又開始對熐悠上下其手,不停在他的耳朵邊吹氣著
 
然後又繼續侵犯著熐悠,畢竟剛剛被打斷...
 
熐悠:「啊...哈啊...唔...」則圈著他的脖子又開始腦袋空白的呻吟著
 
接著,黎恩便換很多姿勢,不斷地將慾望伸入熐悠的菊花之中抽送,兩人也不知道一起高潮了幾次
 
但黎恩似乎還是很欲求不滿,明明做了很多次,但他還是體力很好的,繼續抱著熐悠
 
這時候的熐悠都感覺到腿好像很痠、有點腿軟現象...
 
大概一起高潮好幾次後,兩人相擁著喘息著,在熐悠的菊花之中不知道已經有多少白色液體緩緩流出
 
黎恩這才滿足地吻著他的額頭、臉頰:「舒服嗎?熐悠」
 
然後熐悠給予他一記白眼:「你...你...這個混蛋」然後推開他,本來想站起,但是因為剛剛做了太多次的緣故,有些腿軟
 
腰部也感覺有種快斷掉的感覺,然後差點站不穩跌倒
 
而黎恩見狀則趕快扶著他:「還好嗎?」
 
熐悠則看著他,生氣著,都是因為他這個欲求不滿的傢伙,還好意思問還好嗎?
 
然後推開他,自己拿出衛生紙將自己的菊花擦拭乾淨後,撿起地上的衣物緩緩穿上
 
準備等等一定要去沖一下澡在睡覺,可不想菊花裡面有這傢伙的熱液殘存在內
 
黎恩則也快速的將衣物穿好,也等等準備去沖個澡
 
熐悠則不想再理會這個變態,所以自己馬上離開練武場
 
而黎恩則慢慢跟隨著他
 
最後,來到淋浴間,碰巧又遇上他
 
兩人最後又在淋浴間搞了一番...
 
阿悠幾乎快不行了!怎到哪都會有這個變態出現侵犯自己
 
在黎恩滿足後,才放開熐悠,然後開心地步出淋浴間回房去睡覺
 
而熐悠則一臉像被榨乾似的,有些無力地緩緩走出淋浴間,最後準備回房好好休息一下
 
畢竟整個人腰痠背疼的,而且加上腿有些無力
 
此刻,他真的恨死這個變態,就不要等到自己的體力恢復,不然絕對一刀送他上西天
 
(隔天一早)
 
暖暖的陽光照進了熐悠的房間裡,而房間主人一看到刺眼的光芒就認定白天了
 
就在他要準備起來之時,整個人是全身無力的...
 
他便開始咒罵著:該死,黎恩那個變態,是被激發什麼東西,全都是米莉亞姆害的
 
一邊說著一邊活用自己學到的一切讓身體處於最佳的狀態...
 
之後變換上了一件白色襯衫外加黑色外套,灰色長褲和一雙黑色的短靴之後便提著行李下樓了
 
到大廳後吃著雪倫小姐最後一次的手藝後就跟著眾人前往車站
 
而這一段路程,熐悠盡量跟黎恩隔著一小段距離免得他又突然失控跑向他
 
之後眾人在車站前面說些了即將離別的話後以及跟莎菈教官道謝的話
 
除了黎恩以外的所有人都踏進車站並走上了各自選擇的道路
 
而黎恩在萊諾花綻放之時,一個人的走去了佇立在北方的軍事學院了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