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〥自由の天空★
關於部落格
從此時而起,直到世界的終焉,期盼就如此寧息,阻止一切的偏軌。
  • 2912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閃の軌跡★〃夜晚的諾爾德高原

 夜晚時分─
 
由於高原的地形,草原的生活,所以一到晚上就會有些寒冷
 
而由於難得來了許多客人,所以蓋烏斯的父親,也就是身為這裡的族長就決定在
 
今天晚上備設宴會,來招待這些來到這裡實習的同學
 
村莊裡面的大叔、大嬸都很好客、熱情,在宴會上擺放好多道地的美食和料理
 
而為了體驗在這裡的當地生活,黎恩一行人也在大叔和大嬸的熱情下換上他們的
 
民族衣服,更融入當地的民情和生活…
 
於是有些人跟著大家坐在那邊享用美食,而有些人跟著一些人在營火前跳起舞蹈
 
今天會成為大家最棒的回憶──
 
黎恩:「今天真熱鬧,東西也很好吃」
 
蓋烏斯:「那黎恩你們就多吃一點吧!不要客氣」
 
亞莉莎喝著當地的羊奶:「好香醇呢!」
 
艾瑪:「安瑟琳同學呢?!」她端著好喝的羊奶左看右看的在尋找她的身影
 
熐悠:「她在那幾個小朋友那邊…」他指向前方不遠處有幾個小孩子的地方
 
蓋烏斯:「安瑟琳原來那麼喜歡小朋友啊!」
 
「怎麼可能…她不要去欺負小孩就好了!」熐悠很清楚的說著
 
 
此刻─
 
安瑟琳看著這群小朋友,覺得他們好可愛,然後陪著他們聊天、玩耍
 
還自己弄了幾個花圈幫一些小女孩戴上:「真是好可愛呢~~~」
一臉寵愛的看著他們,而這些小孩也跟她玩得很開心
 
安瑟琳:「蓋烏斯的家鄉真好,有那麼多純樸可愛的小孩子,哪像我家那邊…有
 
約翰那幾個死小鬼…他們一點也都不可愛」
 
然後似乎想到什麼,就牽著幾個小朋友說道:「跟姐姐去跳舞好嗎?」
 
小女孩A:「好哇~」
 
小女孩B:「唔…好啊!姐姐」
 
之後很高興的雙手牽著她們跟著族人在營火前跳著當地特色的舞蹈,玩得很開心
 
最後,才回到大家這邊坐下開始吃東西、喝羊奶
 
安瑟琳:「真是好玩~還有那麼多可愛的小孩…真是滿足呢!」
 
熐悠身體雖然因為感冒有點不舒服,但還是不忘吐槽:「搞得好像變態叔叔」
 
安瑟琳:「唔…熐悠,你不懂啦!那些小孩多麼可愛」她嘟嘴回應著
 
亞莉莎:「哈哈!那也要很有耐心的人才能和小朋友親近呢!要是我恐怕會手忙
 
腳亂的吧!」
 
艾瑪:「是啊!不過熐悠同學…看你的臉色有些不好…真的不要緊嗎?」
 
蓋烏斯:「不如等等請我們族內的巫醫大人替你看一下病如何?」
 
熐悠又想逞強的說著:「唉唷~不用啦!我真的沒事」
 
此刻的黎恩沒說話,臉色認真的,將自己的額頭貼在熐悠的額頭上…
 
離開後,熐悠卻驚訝的說著:「黎恩,你幹啥啊!」
 
黎恩:「嗯…有些燙燙的…我看還是讓巫醫看一下比較好吧!」
 
熐悠這時候便起身:「那我先回去休…息」在他起身還沒說完後,整個人就昏倒
 
在地上…
 
亞莉莎:「熐悠~~~」
 
然後大家都很擔心,黎恩則很迅速站了起來然後用公主抱的姿勢抱起昏倒的熐悠
 
「蓋烏斯,麻煩你請一下巫醫來,我先抱他回去帳篷內」
 
蓋烏斯:「好,沒問題」於是就很快的跑去找族中的醫生─巫醫大人
 
其餘的人,則幫忙準備熱水、毛巾要拿去給黎恩幫熐悠退燒…
 
之後,在巫醫大人的看病之下,發現熐悠有輕微的染上風寒
 
而只要按時服用他開出的藥方,這幾天就會好起來…
 
當然在黎恩的照顧下,他的燒很快就退了!
 
艾瑪:「熐悠同學他沒事吧?」
 
安瑟琳摟著艾瑪的肩膀說著:「他啊!沒事的,在有一次小時候一起玩耍的時
 
候,他也是這樣逞強…最後昏倒…真是的,熐悠…就讓人擔心」
 
蓋烏斯:「女神會保佑他好起來的」
 
亞莉莎:「是啊!」
 
就在大家都站在床邊看著熐悠擔心著的時候,他忽然醒了過來
 
「大家…你們…怎都在這啊?」他慢慢起身說著
 
而黎恩貼心的將枕頭放在他身後,讓他比較舒服一點
 
艾瑪:「還好熐悠同學你沒事…」
 
蓋烏斯:「來~先把這碗藥喝了吧!是巫醫大人開的…要照時喝的」
 
他端起放在桌上的一碗藥走到熐悠面前
 
熐悠也終於搞清楚狀況,原來是自己昏倒了…被他們帶回來這邊
 
於是他接過那碗藥很爽快的就把他喝完,雖然嘴巴裡面還殘留著藥的苦味
 
黎恩則拿出一顆糖果給他:「真乖~都把藥喝光光了!吃點糖果,嘴巴才不會那麼
 
苦~」摸著他的頭說道
 
然後熐悠接過糖果含在嘴巴內後反駁著:「不要把我當小孩好嗎!?」
 
大家都跟著笑了起來
 
最後黎恩要大家繼續回去享受一下這個族長和大家精心辦的宴會
 
而他留下陪熐悠、照顧他就好…
 
就這樣,大家也不想辜負族長好意,更不想讓他們擔心就紛紛回去繼續享受著
 
畢竟熐悠也已經沒事…
 
這時候,帳棚內只留下兩人…
 
而就在這時候,熐悠卻掀開了蓋在自己身上的棉被想要下床,但卻被黎恩強大的氣勢給壓回床上..
 
黎恩:不行!!你還在生病…
 
熐悠:可是…
 
話還未說完眼前便出現了一杯熱茶…,而熐悠則被黎恩那股怒氣給震住了,因為他知道眼前這人平常溫溫和和,實際上要是生氣起來的話,會是不可理喻的那種人…熐悠也只能乖乖的接過那杯熱茶並坐在床上…
 
黎恩:為什麼得了風寒不告訴我們阿!!
 
熐悠:總不能特別實習不要來吧!!再者都一個團隊,不做點事情太對不起你們了
 
黎恩:身體和特別實習哪個比較重要阿!!
 
熐悠:痾…這個…
 
就在這時候,熐悠卻被突然其來的擁抱給嚇到…
 
熐悠:呃….
 
黎恩:拜託你以後注意一下身體吧!!剛剛看你昏倒嚇死我們呢…
 
熐悠:呃…對不起!!以後我會注意的
 
之後兩人便談笑風生的聊天
 
而在族裡面的宴會玩夠的安瑟琳在經過大家的同意下來到離族不遠的草地上
 
自己很開心的脫下腳上的那雙水藍色娃娃鞋,然後撩起身上那件深藍色的民族衣
 
服的裙襬,赤腳很開心的在草地上奔跑
 
「哈哈哈~真舒服呢!」安瑟琳像小朋友般開心地哈哈大笑著
 
忽然間發現身旁有許多微弱的小微光,是綠色的小光點
 
「哇~這裡也太棒了吧!竟然有螢火蟲耶!」然後開始追著那些小光點看著
 
最後追累的她索性就倒在草地上:「好舒服喔!這裡的風好涼快…呀~還有滿天星
 
斗呢!星星都好大顆啊!」然後躺在草皮上看著夜空上的星星
 
由於這裡沒被汙染,所以純淨的地方上,星星當然比其他地方還要大些
 
忽然間,她的腦中浮現尤西斯的臉蛋:「不知道尤西斯他們那組現在在幹嘛吼!」
 
她意識到自己想到尤西斯,然後臉紅的馬上搖頭否認:「那個冰腦袋他做什麼關
 
我什麼事」
 
然後又繼續觀看著美麗的星空,這是她這輩子覺得好棒的回憶…
 
因為以前就很嚮往能夠像現在這樣,在大片的草原奔跑著,看著美麗的星空還有
 
螢火蟲,吹著涼涼的微風,跟族內的人玩得開心,騎著馬兒…
安瑟琳:「多虧蓋烏斯呢!來他的家鄉實習,才能跟大家享受到這些」她笑著
 
最後好像聽到附近傳來有湖水的聲音,於是決定去探險看看
 
想必湖水也很清涼吧!安瑟琳起身穿上娃娃鞋就往湖邊走去
 
而這時候的湖邊,正佇立一台飛船
 
此時後,有兩個男人正在談話著…
 
低沉的聲音:辛苦了!!同志G
 
同志G:同志C,你是特地跑來這裡的嘛??
 
同志C:不管怎樣,我姑且算是妳們的頭領,看樣子有不少收穫呢
 
同志G:哼…別安慰我…按照計畫,是想看共和國和帝國發生戰爭,讓那個男人露出破綻的,沒想到卻被一群小鬼給阻止了…
 
同志C:哼..不管怎樣也是有利於我們今後的行動,雖然不知道冰之少女和稻草人會做出什麼樣的動作
 
同志G:說得沒錯,終於到了讓世人知曉我們存在的時刻了
 
同志C:呵呵!!就是這樣的氣勢…
 
而在兩人談話過後,其中戴著眼鏡的男子,和他背馳微笑著,並緩緩離去
 
這時候,身著咖啡色服裝、披風的男子,戴著頭盔,他察覺似乎四周圍有人在那
 
便無聲無息的就以著很快的速度跑到躲在附近的安瑟琳後頭
 
而安瑟琳還在狐疑那道人影跑去哪邊:「咦?怎麼一下子人就不見了?」
 
就在這個時候,那個穿著咖啡色服裝的男子用著變過聲的粗野聲音說著:「哼哼,
 
這麼晚了!妳在這裡做什麼?」他從背後擒住安瑟琳,一隻手粗魯的捏著她的下
 
巴,一點也不知道該憐香惜玉
 
被擒住的安瑟琳也抵不過他男生力氣大,有點難受的說著:「我…我只不過是來
 
湖邊,難不成這裡是你家的?還需要你同意?」
只見那個男子用著粗野的嗓音笑著:「哈哈!都已經被抓住了!還能說話這麼大
 
聲?一點也不會害怕嗎?不過這樣有意思…」
 
然後便把她拉到湖水處,湖水並不會很深,所以水位在兩人的腰邊
 
「不是想玩水?給妳玩個夠如何?」男子笑著
 
安瑟琳:「我說要來湖邊,難道一定要下水來玩嗎?不能觀賞嗎?討厭…衣服都
 
濕掉了!你快放開我啦!」她開始掙扎著說道
 
男子持續笑著:「現在才掙扎會不會太晚?哈哈,不過,現在不能夠放妳走…因
 
為…我還沒玩夠呢!」只見男子很大膽的將罩在自己頭上的頭盔拿掉,隨手一扔
 
,然後在月光的照映下,露出顯眼的紅色眼眸盯著眼前的安瑟琳
 
安瑟琳由於黑夜緣故,即使有微微月光,她還是沒看清楚站在眼前的男子長相,
 
只是很清楚看到他的紅色眼眸…
 
安瑟琳本來掙扎的動作停止,然後微笑著:「嘻嘻,早說嘛!想找人一起玩水啊?
 
那我陪你玩玩啊!」
 
男子笑著:「可不是那麼單純的『玩水』哦!哈哈」
 
安瑟琳:「欸?玩水就玩水,還有分什麼單純不單純嗎?」
 
在她狐疑這個問題的時候,他便將她壓下,兩人倒臥在水中
 
安瑟琳心想這人是有病嗎?是想淹死我嗎?難道剛剛他們再說什麼不可告人秘
 
密?但她來的時候,就看到他們兩個人要離開的模樣…哪知道什麼秘密
 
最後,他邪笑著,然後便吻上她的唇,兩人在水中擁吻著
 
不過,安瑟琳是被他所強迫的…
 
所以緊閉著雙眸,皺眉著,沒想到自己只是想來湖邊看看,卻會被一個陌生男子
 
吻著…這是豔遇嗎?但這種想殺人滅口的豔遇…她才不要呢!
 
最後,他和安瑟琳離開水中,只見安瑟琳似乎被水嗆到,不斷咳嗽著:「咳…咳…
 
你瘋了嗎?剛才是想殺了我嗎?我根本沒聽到你和那個人在說什麼…」
 
只見他邪笑著,用著手緩緩抬起她的下巴:「妳敢保證嗎?」
 
安瑟琳:「我當然敢,明明就沒聽到…」
 
「那麼以妳的身體作為保證,妳敢嗎?」男子笑得很深
 
安瑟琳一聽便愣住:「這…為什麼是以我的身體?」
 
男子:「萬一妳聽到了什麼,可是對我來說有點麻煩…用身體這個代價…剛好足夠…
 
所以妳最好不要有聽到什麼還隱瞞著…哈哈!不過我想妳也不敢用這個來保證」
 
安瑟琳思考了一會,然後說著:「好啊!為了證明我沒聽到….就用我的身體保證」
 
男子一聽一愣,然後邪笑著:「有意思」
 
然後,便抱起安瑟琳緩緩走到草地的空曠地方
 
安瑟琳:「呃..我們…要在這個地方?」
 
男子:「都說要保證,把身體交給我處理…所以地點我選擇…妳沒得反對…」
 
然後一隻手將披風拿下,丟在草地上,在來將安瑟琳小心翼翼放在上頭
 
安瑟琳:「我…那個…」她剛剛雖然很大聲說著用身體,但是現在卻覺得有點後悔
 
畢竟和不認識的男人發生一夜情啥的…她實在覺得很奇怪…
 
男子壓上她邪笑著:「怎麼?後悔了嗎?!」
 
被壓著的安瑟琳:「怎麼會後悔…來就來…我也不會怕的」
 
男子:「哈哈!這可是妳說的哦!」
 
然後開始隔著安瑟琳身上濕透的民族服裝吻著她的香體,另外一隻手則不安分的
 
從裙子底下伸入開始在她的大腿內側游移著
 
安瑟琳則覺得有一股奇怪的感覺,然後小臉上泛著紅暈
 
之後,男子則將她的民族衣服粗魯的扯開,看著她的粉綠色的蕾絲內衣邪笑著,
 
然後又將她的裙子撩上去…
 
安瑟琳臉紅得用手遮住自己的胸前:「啊…別看」
 
男子邪笑著:「不是說不怕的嗎?!」然後把她的手拉開,粗魯把內衣往上拉,
 
另外一手則把內褲扯掉,丟在旁邊
 
低頭吻著安瑟琳的唇,是粗魯中帶點溫柔的吻,手則不安分的揉著她的胸部,手
 
指還不斷玩弄著她那粉色的乳頭
 
安瑟琳:「唔…唔…嗯….」臉紅的緊緊閉著雙眸
 
最後吻著她的香肩、香頸至香胸,一手揉著,一邊則用舌頭舔著她的粉色乳頭,
 
還以舌尖畫圈方式舔著,不斷吸含著
 
安瑟琳則緊緊抓著身下的披風不斷呻吟著:「啊啊…唔…唔…嗯….」
 
而他的手還探入她底下的花苞之中,以著兩根手指再她的花苞上撥弄著,還探入
 
其中,不斷進進出出,安瑟琳則感覺到底下有一股奇怪的感覺,不自覺身體弓起
 
然後一邊呻吟著,最後他笑著:「看來妳現在很有感覺囉!」然後將方才手指上
 
沾上她的花蜜放入她的嘴中弄著
 
最後他從褲頭中掏出那已經腫脹的慾望,抬起她的雙腿至自己腰際上正準備對準
 
放入的時候,安瑟琳忽然喊著:「等…等一下…我…我們應該多觀賞一下這滿天星
 
空,你看!很漂亮的…哈哈!對不對?」
 
男子笑著:「哈哈,想拖延時間嗎?這招對我可沒效」
 
安瑟琳看著他那顯眼的紅瞳,不自覺地說出:「惡魔…」
 
「哈哈,對...我就是惡魔…妳竟然有膽把身體賣給惡魔…那麼…就要有心理準備
 
啊!也不準反悔,因為惡魔的代價…是很大的」男子笑得更深
 
安瑟琳:「唔…怎麼會這樣…只不過跑到湖邊玩而已…卻招惹你這個色惡魔」
 
男子邪笑著:「那就是妳惹到我這個惡魔的代價~」
 
然後不等安瑟琳在回話時,就將慾望伸入她那緊緻的花苞之中,待慾望完全放入
 
後,花苞內滲出些微的紅色液體
 
安瑟琳則痛到眼角泛淚:「好痛…啊….嗯…啊..啊….」
 
那位被她喊成惡魔的男人,果然很壞心,知道她很痛還不安撫的開始晃動著腰肢
 
,而且不是溫柔慢慢地進行,而是快速的、大力的再她的花苞內闖著…
 
安瑟琳:「啊…好痛…你…你可不可以…唔…唔….」還沒抗議完的小嘴馬上被他的吻
 
堵上,想說什麼話頓時間都無法說出,只發出些微反抗的聲音
 
男子:「哈哈,沒想到妳是第一次…真不錯!還以為妳是已經身經百戰的女人了
 
呢!」他邊晃動身體,一手揉著她的香胸,邪笑著說
 
安瑟琳:「誰…誰像你這個惡魔一樣…那麼…啊…啊…沒節操…嗯…」
 
男子又變換姿勢的繼續將慾望插著安瑟琳的花苞,這回是讓她背對著自己
 
安瑟琳:「啊…嗯…嗯…啊…….」拉長音後,一股熱流射再她的花苞內,滿滿的白
 
色液體不時的從她的花苞內流出,只見那個地方還微微顫抖著
 
安瑟琳眼眶泛著淚光,趴在披風上,屁股還微微向他方向翹著,腦袋頓時間成為
 
空白…
 
男子則將她從後面抱住,舔吻著她的耳垂:「小妖精,謝謝今晚妳的招待,真的
 
很美好呢!或許以後…我們還有機會見面的,哈哈!」
 
安瑟琳這才回過神來:「你…你…這個惡魔…我才不想再見到你呢!」小臉上泛紅
 

 
而他看著這樣的安瑟琳,在月色下確實很誘人,那濕透的頭髮的長髮垂放在肩上
 
、已經被自己脫得衣衫不整的香胸和花苞都顯現在自己面前…
 
這樣撩人的模樣,果然是小妖精呢!
 
於是,他不自覺的摸著她那泛著紅暈的臉蛋,忘情的在給她一個深吻後,邪笑著
 
「那麼,我們真的要說再見囉!~小妖精~別太想我啊!」然後就以迅速的速度,
 
將自己的衣物穿好,披風則拿在手上,就消失蹤影
 
留下衣衫不整的安瑟琳站在原地上…
 
「可惡!誰要想你啊!你這個臭惡魔~~」不干示弱的喊著後,就跑到湖邊清理一
 
下,稍微洗了一下剛剛被弄髒的身體,然後將衣服穿好後,準備回去村莊內
 
但是,內心卻覺得有一種奇怪的思緒…
 
方才被他抱著的時候,隱約還看到好像他的左耳上有戴著鑲著藍色寶石的耳環
 
也覺得總有一股說不上來的熟悉感,但她就是想不起來這人是誰…
 
最後──
 
她終於回來村莊內,看見亞莉莎和艾瑪紛紛走過來關心著她
 
「安瑟琳,妳終於回來了啊!我們好擔心喔!」亞莉莎說著
 
艾瑪:「咦?安瑟琳同學,妳的衣服怎麼濕透了?」
 
安瑟琳心裡面想著,絕對不能把方才發生的事情說出來…真的很丟人
 
所以就尷尬的笑著說道:「啊哈哈~剛剛一不小心看到湖太開心,所以就跌到那裡
 
面去,還索性的玩了一下水,真涼快呢!」
 
亞莉莎:「真是的,這樣會感冒的…來…我們回帳篷內將衣服換下吧!」
 
安瑟琳:「抱歉,讓妳們擔心了!」
 
然後就跟著亞莉莎和艾瑪回去帳篷換下濕透的衣物,然後艾瑪還貼心的遞上暖呼
 
呼的薑茶,她邊喝著薑茶,腦袋還邊回想著剛才的事情…
 
最後決定不想那位惡魔,後來和亞莉莎以及艾瑪聊了一下天後,就一起入睡休息
 
著,準備明天再去探望生病的熐悠~~~~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