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〥自由の天空★
關於部落格
從此時而起,直到世界的終焉,期盼就如此寧息,阻止一切的偏軌。
  • 2933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閃の軌跡II★〃在那之後的VII班;久違的聚餐

 從那天之後,已經一年沒見了吧!!現在的我是否有資格成為保護你背後的人。
 
「哈啊啊啊啊-」
「嗚喔喔喔喔-」
 
這裡是湖畔之地~雷格拉姆亞爾賽德流的練武場,一年沒見的熐悠和勞拉正在交手,應該在那天就離開回到家鄉幫助父親的熐悠卻在一年後的某一天接到了勞拉的信件,並在與VII班團聚聚會的前一個月來到了雷格拉姆,而這麼一待就是一個月…
 
「呼…呼…」
 
「哈…哈…」
 
「果然厲害呢!?熐悠…」
 
「呵呵!!你也是阿!!一開始以為會不夠格的當你對手呢」
 
「你這樣說?!但這一個月還不是平手收場嘛??」
 
「阿!!不這樣的話,就無法一起達到更高的境界了」
 
「欸??」
 
正當兩人氣氛正好之時,熐悠卻突然了接到了三道恐怖至極的視線,機械般的回頭發現以庫洛艾為首的三人就站在練武場門口
 
「恩!!夜練就到這邊吧!!我們也該回去了?!」
 
「痾…喔…也是呢?!」
 
雖然熐悠不知道勞拉有沒有看到庫洛艾三人,但畢竟這一個月來同樣的事情不斷發生;自從一個月前,勞拉特地前往車站接熐悠開始,每當兩人獨處時,那三人都會默默的出現對著熐悠施加無形的壓力,甚至在熐悠越來越習慣雷格拉姆的生活時,這情況是越演變越嚴重,還發生過了熐悠的太刀和ARCUS被丟到城鎮的水池的事件發生,所以看到熐悠回頭的反應就猜到了事情了
 
「也對!!過幾天還要去托利斯塔了呢;嘿咻,來」
 
「謝謝~~」
 
而就在這時候勞拉卻因為體力的消耗和久蹲的影響,一時的站立不穩,而勞拉就這樣非自願的倒在熐悠的懷中
 
「啊~~」
 
「勞拉」
 
之後兩人便呈現擁抱的場面,也使得站在門口的庫洛艾三人正是火上加油
 
「謝謝!!還有那個…對不起」
 
「你沒受傷就好,至於那個..我也習慣了」
 
刺向熐悠的視線在這時候已經從怒視徹底昇華成殺意
 
「那個熐悠‧亞諾德是怎麼回事」
 
「竟然敢碰我們的勞拉大人」
 
「他算哪根蔥阿!!以為是勞拉大人的同學就可以亂來嘛??」
 
「那樣子之前把他的太刀和ARCUS丟在水池裡太便宜他了,這回可以更狠點」
 
之後三人便離開了雷格拉姆練武場,去實施了她們的整人計畫了
 
-隔天-
 
「子爵閣下,街道的巡視已經完成了!!」
 
「恩,抱歉,明明你是客人還要麻煩你做這些」
 
「不,事先沒通知你們,就這樣打擾這麼久,做這些事情是應該的。」
 
「呵,說是打擾,但我看你很快就融入了這裡的生活呢?!其他人也都很歡迎你」
 
「呵呵!!大概是因為這裡的氣氛跟艾爾帕蘭很像吧!!所以就很自然的融入了」雖然表面是這樣的話語,但實際上熐悠卻是心裡想的『已經有人對我產生敵意了,像似想把我大卸八塊一樣』
 
「喔?」
 
「以前因為實習的關係來到這裡就已經有這種感覺了,而經過這一個月感覺更加明顯,甚至有時候會覺得自己在這住很久的感覺呢!?」
 
「恩…看樣子該去準備一下呢??」
 
「呃…子爵閣下??」
 
一聽到熐悠那帶有疑問句口氣的詞句的亞爾賽德子爵變回到常態
 
「恩,沒事;對了熐悠,你在這待這麼久,亞諾德卿都沒有說什麼嘛??」
 
「老家那家我之前有通知過了!雖然父親說沒有關係,不過還是會讓母親擔心呢」
 
「既然如此,那就決定了」
 
「咦??」
 
「熐悠,等到你們從托利斯塔回來之後麻煩你帶我跟勞拉參觀一下艾爾帕蘭,而且我想跟你父親亞諾德卿見上一面。」
 
而就在出發前一天,熐悠在整理行李之際卻發現了自己的愛刀“龍魂”不見了而且連同從進入學院之後一直配帶的ARCUS也找不到
 
在沒有頭緒的情況下,熐悠只好跑去問了在練武場教導弟子習武的勞拉
 
在聽了來龍去脈的勞拉便放下了事情便與熐悠兩人並在子爵家中找尋過一遍
 
可惜沒有找到兩人所找的東西,而這時熐悠卻想到是不是之前那三人所為,雖然不想這樣懷疑她們,但畢竟她們有過前科,之後在勞拉的陪同下便前往城鎮找尋了那視勞拉為女神大人的三名女生
 
而三人原本就看熐悠不順眼了,所以在熐悠來找她們之時,就一副愛理不理的模樣,雖然熐悠覺得太刀丟了不算什麼,但從學院開始一直配戴到現在的ARCUS可就不能這樣就了事,畢竟那個ARCUS對熐悠來說有重要的回憶在
 
而三人原本繼續想愛理不理的態度來打發熐悠之時,站在一旁的勞拉已經看不下去便站了出來,並教訓了三人,而三人則在被勞拉教訓之後便把熐悠的太刀以及ARCUS還給了並說了原因
 
原來是因為看熐悠不順眼並在這裡白吃白住一個月並想整整他便把他的武器和ARCUS藏了起來打算賣給了收購商,但熐悠卻不認為這是原因,因為她早就知道了他們看自己不順眼的原因是自己搶走了她們心目中的女神”勞拉”
 
事後三人便被自己的親人教訓了一頓,偷走了別人的東西就是不對的行為,更何況熐悠在這裡所做的事情,其他人都看在眼前..而三人並在眾人面前與熐悠道歉
 
而熐悠則是揮了揮手表示自己不在意,東西找回來就好
 
-幾天之後-
 
在經過漫長的火車之旅之後,熐悠以及勞拉踏上了托利斯塔的土地上…
 
「雖然已經習慣坐長途列車了!!但還是覺得很累」
 
「我理解你這種感受」
 
「是說他們約在哪裡呢??」
 
「聽說是舊校舍門口呢!?」
 
「怎哪裡不約,偏偏約在那裏…」
 
「畢竟那邊充滿著我們的回憶」
 
「也是呢!!那就走吧!!」
 
之後兩人便牽手著走向位於托爾茲軍事學院最深處的舊校舍
 
 
-舊校舍-
兩人來到了舊校舍之後,發現VII班的人幾乎都到了;像是在帝都聽工作的馬奇亞斯和在擔任小提琴老師的艾略特、以及管理克魯琴洲的尤西斯…以及黏在他身上又身為鐵血之子的米莉亞姆和已經擔任游擊士的菲,為了尋找姐姐而踏上旅途的艾瑪、以及守護自己的故鄉的蓋烏斯;還有和菲一樣擔任游擊士的克羅和在家鄉幫助父親和弟弟的安瑟琳,最後是在萊恩福爾特公司的工作人員的黎恩以及現任萊恩福爾特公司副社長的亞莉莎
 
「喂喂-竟然是我們最後到的嘛??」
 
「阿悠,你們還真是慢呢」
 
「說吧!!你們是不是來這之前又去做了什麼事情了呢??」克羅一邊把手放在後腦勺一邊說著
 
「真是抱歉,要讓你失望了;我們什麼事情都沒有做,不像學長你沒有節操」
 
「喂喂-連不帶這樣的吧!!」
 
「恩!!難道不是…」
 
話還未說便感覺到了有人正在接近自己,憑藉著自己的優越的運動神經便準確抓住了要來摸自己的鹹豬手,不用看也知道是誰的了
 
「黎恩,你真是死性不改是不是,都已經有亞莉莎了還想對我亂來嘛」
 
之後便捏了他的手並放開…
 
「我可是一年已經沒有碰你了呢!!」
 
「你鹹豬手要不要我幫你治治,還有亞莉莎在看,我可不想被他盯到身體出洞阿!!」
 
「喔!!既然摸你不行的話,那就只好來硬了!!」
 
而這時在旁的眾人都大吃一驚了,馬奇亞斯臉紅著、艾略特則不知所措、尤西斯因為身上有一隻小鬼在根本無暇顧及這裡的情況,艾瑪也跟馬奇亞斯一樣臉紅著
,蓋烏斯則淡定的看著這一幕發生,菲則是一臉哈欠樣一副無所謂的模樣,而安瑟琳則是邪笑著看著兩人,而克羅則是一臉微笑的看著,勞拉跟亞莉莎則是淡定的看這一幕準備發生
 
之後便抬著熐悠的下巴,順勢要吻下去之際,熐悠便賞了他一巴掌並說著
 
「可惡阿!!你真是越來越得寸進尺阿!!竟然在眾人面前」
 
隨後熐悠便露出了讓人不寒而慄的笑容並拔出了自己隨身攜帶的太刀並對亞莉莎說著
 
「亞莉莎,請你管好你家這隻對我發情的狼,或者;不介意我砍了他嘛??」
 
而亞莉莎也因在學院裡受到了熐悠和黎恩發生關係的刺激之後,並對這種事情都很淡定…
 
「不介意喔!!我還希望你好好教訓他呢…」
 
「既然亞莉莎都說沒問題了!!來,黎恩,我流亂舞太刀和噬魂夜櫻你選一個好了!!」
 
「等等…你先冷靜」
 
而眼神很快的投向站在附近的自己的女朋友
 
但亞莉莎卻是撇開了頭打算冷眼旁觀…
 
黎恩見沒人要幫他在這情急之下決定先逃跑要緊…
 
但我們的熐悠怎麼可能乖乖讓他跑了…並開始了他們的追逐戰…
 
沒多久,熐悠就拖著已經昏過去的黎恩回到此地並把他丟在眾人面前
 
「不要讓我把體力浪費在奇怪的事情上…」
 
「我看你也很享受阿!!」
 
一聽到這樣的聲音的熐悠便轉頭過去
 
「學長,你也想試試嘛??」
 
一聽到這樣的話語的克羅也只能搖搖頭…
 
之後再等待了黎恩醒來之際,眾人們都在草地上席地而坐的討論從以前到現在所發生的事情…
 
最後眾人們來到帝國最熱鬧的首都-帝都“海姆達爾”
 
並由在帝都土生土長的艾略特以及馬奇亞斯帶領著大家逛著這最繁華的城市
 
 
-晚上-
 
在帝都逛了一整天的VII班眾人在馬奇亞斯的推薦下來到了這城市最有名氣的餐廳”含羞草”
 
一夥人就這樣點完餐之後,開始的聊天;畢竟已經一年之久沒有見面,當然會有很多話語想對大家說
 
「這樣,熐悠是不是聚餐結束之後會直接回到艾爾帕蘭??」
 
亞莉莎一邊喝著茶一邊問著坐在附近的熐悠…
 
「我??我在回艾爾帕蘭前要先跟勞拉去雷格拉姆…」
 
這不說還好,這一說並遭到眾人的異樣眼光…
 
「喔!!一定有什麼秘密對吧!!不然怎先去雷格拉姆了??」
 
「你們想去哪裡了!!不要跟我說在場的有女朋友的男性不會護送女朋友回家??」
 
熐悠一邊說著一邊鄙視著在場擁有重視的人的男性
 
「這麼說來也有道理耶…不過我覺得這種情況不適用在黎恩和亞莉莎身上了」
 
艾略特這樣說著
 
「他們??都已經在同家公司上班了!!我看離同居不遠了!!是吧!?黎恩?」
 
一聽到熐悠這樣說的亞莉莎便突然臉紅反駁著
 
「你…你在說…說什麼??我…我跟他…才….才沒有同居勒」
 
但這一說使得大家都不相信…因為結巴實在太厲害了…
 
「亞莉莎,依你這結巴的程度,其中一定有鬼吧!!」
 
尤西斯一邊想扒開黏在自己身上的米莉亞姆一邊說著…
 
「哪有阿!!熐悠,都是你啦!!」
 
一看見被眾人玩弄的自己的亞莉莎便很快的上訴罪魁禍首的熐悠
 
「恩??我當然要報復一下某隻變態對吧!!」一臉掛著人畜無害的笑容,但在黎恩眼中卻是鄙視著他
 
「阿悠,被黎恩調教到變成有報復心態的人了嘛??」
 
「我覺得肯定是的」所謂的婦唱夫隨,克羅肯定著安瑟琳所說的話
 
「我可不是只會受到他騷擾還不還手的那種人吧!!讓我顏面所失,不好好報復一下可不行阿!!」
 
之後大家在吃完飯後繼續逛了一下夜晚的海姆達爾後,便在帝都的旅館度過了這個美好的夜晚
 
 
-隔天-
 
一群人擠在帝都的中央車站,並依依不捨的跟著同伴揮手道別;米莉亞姆回到了帝國軍情報局繼續工作,克羅以及菲則回到了游擊士的工作崗位;亞莉莎以及黎恩則回到了RF公司繼續工作,安瑟琳則回到家鄉繼續幫助父親以及布萊恩;尤西斯則回去繼續代替父親管理克魯琴洲,蓋烏斯便回到自己故鄉”諾爾德高原”
繼續奮鬥,馬奇亞斯和艾略特回到了自己的工作上,艾瑪則繼續踏上旅途尋找著自己的姐姐薇塔
 
而廣大的車站只剩下了熐悠以及勞拉…
 
「我們也走吧!!別讓你父親等太久了」熐悠一邊說著一邊牽起了勞拉的手
 
「恩!!是阿…」
 
之後兩人便搭上了前往湖畔小鎮雷格拉姆的列車,VII班久違的聚餐就到此結束
 
不管他們約定幾年,這份羈絆永遠都不會斷裂,因為他們是托爾茲軍事學院特科班VII班的學生…不管未來有多險峻,他們都可以跨越這道障礙,一直向前,永遠不會逗留。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