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〥自由の天空★
關於部落格
從此時而起,直到世界的終焉,期盼就如此寧息,阻止一切的偏軌。
  • 291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Psycho-Pass〥 第一章

 西比拉系統—是專門負責監控社會上所有人的心靈指數的一個系統…
 
但在這個被西比拉所控制的社會上,難免都會有人無法其接受的情形發生
 
而犯罪指數就會在這時候衍生,要死要活就看西比拉系統的的判斷…

 
 
一陣陽光照進了厚生省公安局的大樓裡,訴說著天亮了,該起床了的感覺
 
而在宿舍層的某一間房間內,一名男子在床上因受到了陽光曝曬的關係而情不甘情願的坐了起來,之後便去盥洗
 
來到房間廚房的男子,很快就挽起袖子準備做早餐之際,門外響起了一陣看似強勢的聲音…
 
『穹奏…』
 
沒錯,這個房間的主人的名字就是穹奏,全名為幽玉穹奏,所屬於公安局刑事科的一系,因從小目睹了姐姐的死亡,也被父親拋棄,在矯正設施過一輩子那不如出來殺人當獵犬也比在設施過一輩子好,所以成為了執行官…
 
穹奏很快的解鎖讓站在外面的人走了進來…
 
穹奏:「又來我這裡吃飯了??」
 
旑漩:「要不然要看我廚房被我炸掉嗎??」
 
一聽到旑漩這樣講的穹奏就頓時無言…之後就慢慢的走向流理台並問站在沙發前的旑漩
 
穹奏:「想吃什麼,做給你吃吧」
 
旑漩:「烤土司吧…」
 
之後穹奏就馬上從冰箱拿出來幾片吐司以及蛋和培根之後便放在煎鍋上發出了霹靂啪拉的聲響..
 
不久之後,兩份漂亮的荷包蛋和培根以及烤吐司和一杯花草茶和紅茶出爐了並放在桌子上…-而兩人很快的便坐了下來便開始一邊吃著早餐一邊談天
 
因為兩人今天沒有排班,所以可以在宿舍裡休息或者去辦公室幫忙監視官處理文件 不過壓根兩人並不打算去辦公室幫忙處理文件。
 
所以在吃完早餐之後,旑漩便回到自己房間整理剛剛才送來的書籍,而穹奏則是在整理完餐具之後便開始打理了他那個園藝…甚至把房間裡裡外外打掃了一遍..
隨後也去了旑漩的房間幫忙整理…
 
也因為這樣,等到整理完時就已經是晚上了…
 
因為一整天都在勞動,所有穹奏也不打算在自己動手做晚餐,兩人便一起前往了員工餐廳
 
(員工餐廳)
 
廣大的落地窗裝飾,黃色的燈光點輟,廣大的空間;這裡是厚生省公安局的員工餐廳,現在逢休息時間,所以餐廳出現許多人在這休息兼吃飯…
 
只見穹奏和旑漩很快的弄好了焗烤和義大利麵後,便一起找了座位坐了下來準備享用美食…
 
也在這時候,兩人突然間被一陣陰影籠罩,兩人抬頭一看,來人正式端著一盤上面放著漢堡一杯咖啡的滕秀星,跟兩人一樣都屬於公安局刑事科一系的執行官…
 
秀星:「旑哥和小奏在這阿,不介意一起坐吧…」
 
穹奏:「都可以…」
 
之後不等旑漩開口說話就便坐了下來…
 
秀星:「你們兩個休假,宜野都快把我跟六合塚給操死了…」
 
一聽到自己上司就在開始操人的穹奏便開口詢問道:「宜野又怎麼了…」
 
秀星:「一大早去辦公室就叫我們幫她處理文件;而且還是一大堆…還要我們在下班前全部處理好…」
 
穹奏:「反正他常常這樣嗎??又一副死板著臉…」
 
旑漩:「對阿!!都不知變通的…」
 
秀星:「阿阿,反正明天別再叫我們處理文件了,現在我只要看到文件就怕了…」
 
之後便喝了一口端在手中的咖啡…
 
旑漩:「反正明天所有人都值班了應該不會了吧…」
 
之後在吃完晚餐之後,兩人就便回到了宿舍裡休息了
 
 
(隔天一早)

天氣陰陰的,像似要下雨一樣,陽光並沒有露臉…
 
穹奏起床之後便穿好襯衫打好黑色領帶,並穿上西裝外套但沒有扣上外套鈕扣便離開了宿舍前往辦公室…
 
來到一系辦公室的穹奏很快就發現了旑漩和彌生以及秀星已經在裡面了…
 
而他也很快的走到的自己位子上讓自己桌上的電腦開機
 
沒多久就看了宜野走了進來,最後走進來的慎也和智已…
 
看到所有人都進來的宜野便馬上開起了辦公室裡的大型螢幕…而馬上出現犯人的資料以及案件內容
 
宜野:「大倉信夫,被街頭掃描儀掃到色相異常,安全機器人建議治療卻被他拒絕了…」
 
在宜野說完的同時螢幕便出現了一張大倉信夫逃跑的照片..
 
秀星:「色相都變成這樣了,還不願治療阿…」
 
宜野:「另外在逃跑時綁架了一名女子並逃進了一個廢棄區域,而那個廢棄區域,目前沒有中繼站;所以安全機器人是無法進入了…」
 
穹奏:「也就是要親自去了嗎??」
 
宜野:「沒錯,所以現在就出發吧,還有一件事聽說今天會有一個新人上任…」
 
說完便步出了辦公室…
 
 
一名短髮女子正要從家裡出發;而他正是今天新上任的厚生省公安局的一系新人監視官“常守朱”
 
但他正要踏往公安局之際,左手腕上配戴著攜帶終端出現了聲響…
 
原來是跟他同一系監視官宜野座打來的,並指明他不用直接去公安局報到了,因為出勤任務請他直接到他所在的地點報到就可以了
 
而常守朱想著,既然現在過去公安局報到也看不到同一系的人那倒不如直接過去他說的地點可能比較快,並立馬輾轉前往了宜野所說的任務地點
 
 
(廢棄地區)
 
臭氣汙染嚴重的足立廢棄地區,一堆管線暴露在外,就像在對世人宣告這裡已經廢棄一樣…
 
而這時的這裡正受到公安局刑事科的封鎖,雖然這樣沒錯,但還是有抱著好奇心的心態的民眾撐著傘觀眾著
 
只見公安局的吉祥物,花子與太郎正在重複著同樣的話
 
「公安局刑事課通知,為保障安全,目前禁止進入本區域,附近民眾請盡快撤離」
 
而這時有一輛黑色轎車緩緩開進了封鎖線內部,而從車上走下來的正是公安局刑事課一系的監視官“宜野座伸元”
 
面容嚴峻的他看著封鎖線外因事件發生而好奇張望的民眾們…
 
而常守朱這時也來到了現場的附近,但他身上的西裝因下雨的關係已經濕透,但他卻無心管這件事並撞進人群…
 
好不容易擠到了人群前面,看著阻擋在前的自立機之後
 
便立刻拿出來代表自己身分的全息投影的身分證
 
「已確定為公安局刑事課常守朱監視官,請通過」
 
獲得准許的常守朱就努力冒雨前往廣場上臨時搭建的帳篷…而他也看到了帳篷裡站了一個人像似等待什麼人一樣
 
小朱:「請問,您是宜野座監視官嘛…」
 
在聽到小朱的問話之後,宜野馬上轉頭過去回答:「是我…」
 
之後他又對著已經淋成落湯雞的小朱說道:「剛到任就遇上案件,你還真是倒楣…」
 
而小朱在喘氣之後說道:「我是今天剛到刑事科報到的人,叫常守朱;請多多…」
 
話還沒說完便被宜野給打斷了
 
「抱歉,刑事科人手緊缺,可不能把你當新人看待,最好有這種覺悟」他一邊嚴肅的說著一邊看著常守朱
 
而小朱則用他那淺咖啡色的大眼睛看著他好一會兒
 
不就宜野便馬上了捲動了手上了情報攜帶終端,立刻把犯人的個人信息傳給了常守朱並跟他解釋了一會
 
之後便與轎車的副駕駛座裡取出了兩件一模一樣的夾克以及槍套,把一件夾克和槍套給小朱之後,自己並把另一件穿在身上
 
就在這時候,不遠處傳來了汽車的引擎聲,映入小朱眼簾的是一台有著厚重感像似裝甲車的一輛車子
 
小朱:「押送車」他坦白的說出了心中的這個想法
 
宜野:「等等要看到的人,就某方面來說也是那種人;你可別把他們當成自己的同類」
 
一邊目視著押送車緩緩的開進臨時帳篷的宜野繼續說著:「那些傢伙都是犯罪指數超過規定的人格喪失者,原來應該要關進隔離設施的,但它們唯一批准的社會活動,那就是討伐,就是驅趕跟他們同樣是罪犯的人,這就是執行官」
 
黑色押送車後頭的大門緩緩的打開了,從車上走下了是四男二女的人;六人絲毫沒有緊張感,從容的走下車
 
而這時押送車分離出來的裝備搬運自立機一台台的駛向了眾人面前…
 
而這時滕秀星看到了宜野旁邊站了一位從未見過的新人並帶個一臉色瞇瞇的模樣說著:「喔!!這該不會就是傳說中的新人了吧!!宜野」
 
而旁邊的穹奏看到滕秀星這個樣子立馬吐槽他:「滕,不要嚇到他,把你那副色瞇瞇的眼神收起來」
 
只見滕秀星一臉難以置性的說著:「竟然是你吐槽我,看來天空要下紅雨了」
 
而站在他旁邊的黑色馬尾的女孩也就是六合塚彌生緩緩開口說道:「現在已經下雨了」
 
而宜野則是回答滕秀星的問題:「是常守朱監視官,從今天開始是你們第二個主人」
 
「請…請多關照」小朱對著全體執行官敬了一個禮…
 
而執行官們除了滕秀星特別興奮之外,其餘的人只有不發一語的凝視著她
 
宜野:「所有人都看過目標檔案了吧;現在就進去收網,逮住這個鱉中之鱉」
 
之後停在他們面前的裝備運動自立機便緩緩得打開了容器蓋子,之後便送出了四把主宰者
 
宜野則拿起一把之後並說著:「兵分兩路,依序行動,滕、六合塚、幽玉跟我行動;剩下的人就跟著常守監視官」
 
一聽到自己必須要跟這死板的人一起行動的滕秀星並立馬提出抗議:「什麼,我想跟小可愛一起」
 
但宜野只冷冷看著滕秀星並沒有做出任何動作
 
之後穹奏、彌生、秀星便跟著宜野一起進去建築物裡…
 
而秀星在進去前還跟小朱揮揮手…
 
在四人進去之後,小朱便問了剩下的人:「那麼接下來,該怎麼辦??」
 
只見年長的智己輕鬆的說著:「你只要下達原地待命就沒問題了…」
 
不過卻被穿著毛絨大衣的高大男子駁回了
 
慎也:「不要光拿薪水也要做事阿,智叔」一邊說著一邊拔出了主宰者…而眼睛也印上了青藍色的光芒
 
只見旑漩已經拔出了主宰者拿到手上並說著:「不過只追一個犯人竟然要全體出動…」
 
看向小朱一副緊張樣,智己便開口了:「小姐,不用這麼緊張啦」
 
而小朱則一臉茫然看著智己
 
在旁邊的旑漩便問了:「你知道主宰者怎麼用嘛」
 
小朱:「算是…學過吧」
 
之後便拔出了主宰者,同時他耳中出現了主宰者的聲音…只見他正在校對自己的身分…而眼瞳跟慎也一樣映出了青藍色光芒…
 
而智己則在旁邊向他解說著主宰者的功用以及用法…
 
小朱:「那不用制定作戰計畫之類的嘛」
 
慎也:「我們在抓捕獵物,你只要在旁邊看著就可以了」
 
小朱:「那個能不能說得具體一點…」
 
智已:「好了,就是交給我們的意思;別看我們這樣,其實我們都很專業的…」
 
慎也:「我們有我們的做法,而你只要在旁邊監視就可以,當然也必須負起責任,假如你對我們的做法看不慣的話就拿起你手中的主宰者對我們開槍吧…」
 
一聽到慎也這樣說的小朱立馬驚訝了…
 
慎也像似知道他心裡在講些什麼又繼續說了:「我們就跟那些人一樣是潛在犯,主宰者會自動運轉的」
 
而在一旁的智已搜搜頭便說著:「還沒自我介紹呢…那塊木頭是狡嚙慎也;而旁邊這位女生則是栗花落旑漩,跟你一樣是漂亮的小姐喔」這時候的旑漩便稍微點了點頭
 
然後智已便繼續說著:「而我呢!!是征陸智己,請多關照了,小姐…」
 
小朱:「是..是的」
 
之後四人也隨後進去了建築物裡…
 
之後在追捕犯人同時,滕秀星以為只要對他使用麻醉模式就可以結束了而粗心大意,沒想到對方卻吃了興奮劑的東西而使麻醉無效
 
也因為這樣犯人在等主宰者變換模式那一瞬間就帶著人質就逃跑了
 
雖然讓小朱以及智已遇上了,但卻以恐嚇的方式要它們放棄槍戒;但卻不知道未登入主宰者ID是無法使用主宰者的
 
不過也讓慎也有機可趁對他直接致命消除,也讓智叔給吐槽了:「竟然拿老年人跟新人當誘餌,多虧你想得出來…」
 
旑漩:「是阿!!真是太敢了」
 
慎也:「這是薪水範圍內的事情吧!!智叔、旑漩」
 
就在小朱雨那個那位女性被害人講話之際,智叔卻拿起了自己的主宰者對準這個被害人…
 
就在要開槍之際卻被小朱給阻止了…而女性被害者也不慎的逃跑;旑漩和慎也便很快的追過去
 
在發現那位女性倒臥在汽油堆裡手上並拿著打火機時,主宰者的模式也突然變為了致命消除模式…
 
就在即將射殺這位女性之際,小朱便拿起來了手中的主宰者對準了慎也在「不要的」言語伴隨下,慎也被麻醉擊中而倒下…
 
這也讓智叔和旑漩都嚇了一跳
 
最後被趕來的宜野等人麻醉了那位女性而結束了這場鬧劇
 
隨後任務結束並啟程回到了公安局




















 To be continue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